新浪分分彩回血计划欢迎您的到來!

桑發佛教網>佛經佛咒>佛咒問答

念誦咒語經文時一定要專注

發布時間:2018-12-23 20:47:33 來源:網絡投稿 編輯:佛經佛咒團隊

念誦咒語經文時一定要專注

  平時念誦時,不論是念修金剛薩埵,還是其他咒語經文,心思專注所緣、不散他處,并且不夾雜閑言碎語,是相當相當重要的。

念誦質量的差別

  如續部中說:“若無此等持,如海底磐石,誦數劫無果。”如果沒有等持的力量攝持,那就像一塊沉睡海底的大磐石,念誦多少天、多少年乃至多少劫,也毫無結果。

  所謂“無果”,個別大德解釋說,是指果很小,并不是毫無利益。以前我也講過,像金剛薩埵心咒、百字明等,即使不會觀想也沒關系,只要念就有功德。當然,如果與有等持的人相比,這種念法還是有差距的。

  有多少差距呢?續部中又說:“凈與不凈差千倍,有無等持差十萬。”清凈與不清凈念誦的差距,是一千倍;有等持與無等持念誦的差距,是十萬倍。所以,前輩大德在念誦時都特別專注,即使是每日的課誦,也不會說話的。

  以前,有一位大德來學院化緣建寺院,上師如意寶特別重視,安排他在“國際學經堂[1]”頂層的貴賓室住。當時學院的財力不強,但法王還是根據學院的能力,供養了一些錢,是桑管家和我送去的。

  我們剛要進屋時,大德的侍者說:“上師念誦時不接見任何人,請你們在外面等一下吧。”我們只好等了,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……

  可見,前輩大德念誦時,是非常專注的。這一點,現在有些年輕的和尚、居士做不到,他們念經時老是說話,甚至打電話。其實,還是要養成清凈念誦的習慣。比如,每天在念《普賢行愿品》時,心一定要專注,有些雜念是正常的,但盡量不要夾雜閑言碎語。

念誦時不應夾雜閑言碎語

  在念誦經咒時,夾雜庸俗不堪的閑言碎語,就成了不清凈的念誦。這種念誦,就像摻有黃銅的金銀,只能被稱為非金或偽銀,再也起不到純金、純銀的作用了。因此,鄔金蓮花生大士說:“雜有綺語誦一年,不如禁語誦一月。”

  可見,綺語的過患很大。如《法苑珠林》云:“但諸綺語,不益自他,唯增放逸,長諸不善,死落三涂。”意思是,一切綺語對自他都毫無益處,除了徒增放逸、長養不善業以外,死后還要墮入三惡趣。

  所以,在大眾中念經、誦咒時,禁語是有必要的。從今年開始,學院也有這個要求了,開法會時,人人都掛“禁語牌”。“地藏法會”時已經執行了,執行以后,很多喇嘛說:“有了這個牌兒,就不好意思說話了。”——你們掛了沒有?以后我們也掛,好不好?一開法會,每個人都掛個牌。不過,有些人的牌是“活”的,想說話時就揣起來,說完了又拿出來,這樣不好。

  雜有綺語的念經、誦咒,沒有什么實義。特別是超度亡靈時,正在中陰界遭受恐懼、痛苦的眾生,為了獲得饒益,會滿懷希望地跑到上師僧人們面前。(現在我們助念的居士,也是一樣。)但在那個時候,如果念經的人既不能明觀等持,也不具足清凈戒律與誓言,而且口說綺語、心思散亂,結果中陰身知道了,便對這些人生起邪見或嗔恨,以此為緣,中陰身自己將墮入惡趣。

  因為中陰身是有神通的。某些中陰竅訣說,中陰身比正常人聰利九倍,對我們的所念、所言、所行都很清楚。所以,為亡靈念經時,要格外注意。

  你有生圓次第的功夫,是最好的,對亡靈最有利;沒有的話,只要心懷慈悲,以誠信仰賴三寶,這樣念誦的利益也極大。否則,若是因為念誦者自己的過失,讓中陰身墮落了,那就像華智仁波切所說:“這類上師或僧人,有還不如沒有的好。”因為,若不是這些人,中陰身最多飄來飄去,不至于墮落,但這些人的不如法行為,卻讓其墮落了,非常過分!

  對亡靈來講,這是最要緊的時刻。但有些人偏偏在這個時候打電話,寺院的規定不管,該念的經也不念,只關心自己的那點小事。如今21世紀了,傳統消失了,發達的科技把什么都沖擊了,連佛教也不例外。但不管怎么樣,我們都要有正知正念,念經期間最好關掉電話,不要說閑話。那些話,等念完了再說也可以。

  對于有智慧的人,提醒一下就明白了,一生都會如理如法;但業力深重的人,因為太愚癡了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說,也不一定起作用。

  總之,念誦時一定要清凈,不僅不能說綺語,而且還要隨文入觀,專注所緣。因為密宗儀軌都是“明觀生次詞句門”,就像世間開會用的章程一樣,修金剛薩埵、阿彌陀佛等生圓次第的儀軌時,都要靠詞句來觀修。

  可是,有些人只重視腔調,“明明、觀觀、修修……”,吟誦得倒是鏗鏘有力、抑揚頓挫,但該觀的不觀,對所緣毫不專注。

  不僅如此,儀軌念完以后,一到最關鍵的諷誦心咒時,很多人的心情頓然放松下來,端坐的姿勢也成了東倒西歪。有的人甚至吸起百惡之源的煙草[2],談論“溝頭溝尾”的無聊事件,開啟了眾多綺語伏藏之門[3],手上也像捋黑色腸子一樣[4],空空地數著念珠。就這樣,把一天都混過去了。

  到了下午時分,抬頭望望天空,看時間差不多了,就開始念供養咒“班扎布白得貝……”,吹打法器發出巨響,將儀軌念完。

  這種諷誦儀軌的方式,簡直是形象中最低等的形象,做諸如此類的形象佛事,真不如以清凈心念誦一遍《三十五佛懺悔文》或《普賢行愿品》。因為,這些念得清凈的話,只要如理如法,時間短一點也加持很大。

  不過現在還行,“金剛薩埵法會”、“普賢云供法會”,大家積極參與不說,也都很認真。城市里的居士也同步在修,聽說安排得很好,大家聚在一起,非常整齊,而且念誦期間也不說話,直到念完《普賢行愿品》。這樣就很好,不管念什么,禁語是有必要的。

  否則,有些上師或僧人,依靠不清凈的念誦及形象的儀軌,不僅將亡魂引入惡趣,對活人做佛事也是弊大于利。這類人享用信財的話,確實好似食用熾燃的鐵丸一般。

  [1] 多年前漢僧在學院的經堂。

  [2] 當時華智仁波切在世時,藏地有些寺院有這種現象,現在蒙古一帶的漢傳佛教以及漢地的道場中也有。

  [3] 綺語伏藏之門:指諷刺那些言說各種毫無意義的閑言碎語。

  [4] 所謂“捋腸子”,就是光顧了說話,手在念珠上一劃而過,根本不是計數。

閱讀全文
熱點文章更多>>
猜你喜歡
最新佛學
新浪分分彩回血计划 五分赛车全天计划 北京PK10冠军五码全天开奖 分分彩计划 幸运飞艇5码开奖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