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分分彩回血计划欢迎您的到來!

桑發佛教網>佛教百科>佛教人物

禪宗四祖道信大師傳(圖)

發布時間:2018-12-24 16:12:25 來源:網絡投稿 編輯:佛教百科團隊
道信大師法像道信大師法像

  道信 (580-651),俗姓司馬,生于永寧縣(今武穴市),隋唐高僧,佛教禪宗四祖。父司馬申,公元579年北周占齊昌地,將廣濟境地從齊昌縣劃出,立為永寧縣,司馬申為首任縣令,第二年(580年)三月初三日己丑(4月3日),司馬道信出生。隋文帝開皇十三年(593年),向禪宗三祖僧燦求法,后在吉州符寺受戒,26歲時被三祖授以衣缽。唐高祖武德八年(625年)于黃梅破額山正覺寺傳經講法。唐太宗李世民慕其名,多次派使者迎其入宮,堅辭不去,被賜以紫衣。后傳法于弘忍(禪宗五祖),于唐高宗永徽二年坐化。后被唐代宗謚為“大醫禪師”。元泰定年時加號“妙智正覺禪師”。

  《續高僧傳》和《楞伽師資記》都沒有提到道信的籍貫,《傳法寶記》稱其為河內(今河南省沁陽縣)人。道信七歲出家,是個重戒的人,雖然其師不注重這一點,但在這方面,他并未隨師。

  關于道信和僧璨的傳承因緣,道宣在《道信傳》中有這樣的記載:

  有二僧,莫知何來,入舒州皖公山靜修禪業,(信)聞而往赴,便蒙授法,隨逐依學,遂經十年。(《續高僧傳》卷二十)

  后人據此認為,這二僧中,有一位就是男僧粲,因為《辯義傳》中說過,僧粲禪師曾在廬州獨山求法,獨山和皖公山相鄰。

  在皖公山,傳法于道信的僧粲又到司空山(今安徽省太湖縣境內)隱居,道信則仍留在皖公山修道,后來因朝廷尋訪賢良之士,道信被允許正式出家,配住江西的吉州寺。這出家的時間,《傳法寶記》認為是隋朝大業(605一618)年間。吉州(今江西吉安縣)一度曾遭反政府軍事力量的圍困,長達七十多天,道信為缺水的市民從城外運來水,又提出解圍的辦法(據說是念《般若經》),平定之后,道信到湖南衡山去修道,路經江州(今江西九江市)時,被廬山道俗留住,居大林寺十年。這也說明道信在當時的安徽、江西和湖北的長江沿岸已有一定的聲望了。

  十年后,蘄州(治所在今湖北省蘄春縣)僧眾請道信到黃梅(今湖北省黃梅縣)去,并為他造了寺院。道信去后,仍是選擇在山中修行,他選中了雙峰山(原名破頭山,道信住此山時,改為雙峰山),由此,叢林中遂稱其為雙峰道信。

  這雙峰道場使得道信聲譽大興,當時的從學弟子有五百多人,其中不乏遠道而來者,道宣描述為“無遠不至”。有人主張,從僧團的這種較大規模來看,道信可以說是禪宗的創始人,因為道信首先組織了禪宗僧團。實際上僅就這一點是不足以說明禪宗之創立的,禪宗成立在理論上的標志是其革新理論體系的建立,而這是由慧能完成的。

  關于道信,也有一些傳說,比如他初遇僧粲時,求解脫法門,有一段無人系縛、本自解脫的對話,體現出本性具足的思想??梢詳喽?,這類傳說的提出也與祖師禪系的僧人有關。

  2.道信的禪法

  道信的禪法,從藉教悟宗的角度看,所藉之經教,包括《楞伽經》和《文殊說般若經》,他曾寫過一本《入道安心方便法門〉,就是依據這兩種經典而作的。他說:“我此法要,依《楞伽經》諸佛心第一,又依《文殊說般若經》一行三昧,即念佛心是佛,妄念是凡夫?!薄独阗熧Y記》卷一)

  這個一行三昧是道信禪法的特色。一行三昧,從理上說是要觀真如法界的平等之相,即所謂“法界一相,系緣法界,是名一行三昧”(《文殊說般若經》卷下)。從事上說,是指坐禪法門,念佛法門。

  不過道信一行三昧的修行方法,從本質上講,也是任心運作的無修之修。他強調:“身心方寸,舉足下足,常在道場;施為舉動,皆是菩提?!?《楞伽師資記》卷一)這也是后來洪州宗立宗的根本。

  至于具體的修行方法,道信是講方便法門的,他主張先要行懺悔,端坐不動,念諸法實相,除去障礙妄想,在此基礎上,進行念佛,以進一步去除執心,念念不斷,最后忽然而得到澄明解脫。

  這種念佛并不是往生西方,念西方的佛,而是念自心之佛,因為佛在自心中,離開眾生的自心就沒有別的佛。這一看法把達摩以來的心性論進一步突出為佛性論,突出了眾生與佛性的關系,并不是一般地討論自性清凈心問題。這種眾生與佛的平等不二觀正是祖師禪的宣言之一。

  道信把這種念佛稱為安心,他提出了五事方便來實現安心法門:

  一是了知心之本體,這就是心的體性本來清凈,無染無污,與佛相同。

  二是了知心的相用,心能生滅萬法,而心的本身卻是不生不滅的,萬法皆由心生,從本質上講與心沒有差別。

  三是經常保持這種覺悟之心,了知諸法的空寂本性,而能于相無相,不生執著之念。

  四是觀身,觀自己的色身是空,空幻如影,可見而不可得。

  五是守一不移,不論是動是靜,常守本心,這樣就可以明見佛性,早入定門。

  這個“守一不移”,是道信對于安心法門的具體操作方法的概括,他這樣描述:

  守一不移者,以此空凈眼,注意看一物,無問晝夜時,專精常不動。其心欲馳散,急手還攝來,如繩系鳥足,欲飛還掣取,終日看不見,混然心自定。(《楞伽師資記》卷一)這種具體的看心形式,卻是祖師禪一貫反對的。

  道信的方便法門也是針對不同根性的學人而施設的,他區分四種根性:有行有解有證,是上上之人;無行有解有證,是中上之人;有行有解無證,是中下之人;有行無解無證,是下下之人。

  對于上根學人,只須任運而修:

  亦不念佛,亦不捉心,亦不看心,亦不計念,亦不思惟,亦不觀行,亦不散亂,直任運,亦不令去,亦不令住,獨一清凈,究竟處,心自明凈。(同上)

  這就是既受祖師禪也受分燈禪贊賞的任運修習,其實這是一種無修之修,不過道信還沒有像后來的禪人那樣從入世的角度來講任運。

  對于下根眾生,則可以行看心之法:

  或可諦看,心即得明凈,或可一年,心更明凈,或可三五年,心更明凈。(同上)

  這是需要長期漸進修習才能達到最終覺悟的,也是祖師禪所激烈反對的,在祖師禪前史中,可以說是道信首次明確地提到漸修漸悟的形式和具體方法。

  對于學人的悟解方式,道信也作了區分,或者是聽他人解說而悟,或者是不須人說而自悟??梢钥闯?,道信的禪法已比較全面系統了。

  《傳法寶記》中對道信禪法的描述,十分簡單,含兩項內容,一是坐禪,二是作務(即勞作、勞動):

  (信)每勸諸門人曰:努力勤坐,坐為根本,能作三五年,得一口食塞饑瘡,即閉門坐,莫讀經,莫共人語。

  這與口說玄理的僧粲就不一樣了,這種“作”,不只是指一般的日常行為,而特別是指農業勞動。祖師禪是講自立的,所謂自立,不僅僅是純禪的自悟自修,這種意義的自立是沒有多大爭論的,主要的是指禪在經濟上的自養,政治上的自立,擺脫政治依賴和經濟依賴性。禪宗道場一般都建在諸省交界處,或者是偏遠省份,這都有助于實現這種自立性。在政治上自立的一種表現,就是和皇室保持一定距離,不入宮廷,不當國師(在祖師禪和分燈禪時代,入宮當國師的禪僧是很少的),這也是如來禪和祖師禪的一個區分點。在道信以及弘忍、慧能身上,都有敕命入宮,又都拒絕入宮的傳說。

  四祖道信大師悟道因緣

  四祖道信大師,俗姓司馬,河內人(今河南泌陽縣),生而超異,自幼即對大乘空宗諸解脫法門非常感興趣,宛如宿習。道信禪師七歲出家。其剃度師戒行不清凈,道信禪師曾多次勸諫,但是對方卻聽不進。沒有辦法,道信禪師只好潔身自好,私下地持守齋戒,時間長達五年之久,而他的老師竟然一點兒也不知道。

  后來,道信禪師聽說舒州皖公山(今安徽潛縣)有二僧在隱修,便前往皈依。這二僧原來就是從北方前來避難的三祖僧璨大師和他的同學定禪師(亦說林法師)。

上一頁1234下一頁

閱讀全文
熱點文章更多>>
猜你喜歡
新浪分分彩回血计划 五分赛车全天计划 北京PK10冠军五码全天开奖 分分彩计划 幸运飞艇5码开奖计划